重生闹分家有空间,18层地狱哪层最恐怖,输了让对方玩一个假期


重生闹分家有空间,18层地狱哪层最恐怖,输了让对方玩一个假期
重生闹分家有空间,18层地狱哪层最恐怖,输了让对方玩一个假期

「你连五线谱都看不懂,要怎样带小朋友?」这是「台湾原声童声合唱团」指挥马彼得多年前受到的质疑,也是《听见歌 再唱》里偏乡体育老师马志翔的心结。

18层地狱哪层最恐怖
18层地狱哪层最恐怖

导演杨智麟以他的2部原声童声合唱团纪录片为灵感,首次编导电影《听见歌 再唱》。筹拍12年里,剧本数度停摆、卡关,直到马志翔出现,不仅活化男主角形象,更为杨智麟提供表演、场面调度等助力。

输了让对方玩一个假期
输了让对方玩一个假期

纪录片《看见台湾》片尾,马彼得校长率领原声童声合唱团登玉山献唱〈拍手歌〉的画面,令观众感动。但早在2009年,导演杨智麟以马彼得与合唱团为题材的纪录片《唱歌吧!》就拿下金穗奖首奖,且有续篇《不只唱歌吧!》。今年杨智麟推出电影《听见歌 再唱》,又重新改造这个励志故事,不过他透露,「一开始,我没想拍片,只是单纯帮忙记录。」

2004年,赴美国念电影研究所的杨智麟学成返台后,几年间工作不顺利,人生陷入低潮。他获知马校长将率领东埔国小合唱团去泰国巡演,需要志工记录过程,以募款成立「台湾原声教育协会」,于是随行,更因此拍出纪录片《唱歌吧!》。

协会成立后,曾投资纪录片《乘著光影旅行》的协会理事罗纶有,鼓励杨智麟进一步拍《唱歌吧!》电影版。学电影的他心知,拍电影是终极梦想,但总觉得不够成熟,就慢慢写剧本。

导演兼志工 杨智麟

多才男主角 马志翔

断断续续写了5年,杨智麟的剧本进度停滞,直到某次无意间看到《KANO》导演马志翔的工作照,又有了动力。「那一刻,我忽然把马志翔和马校长重叠在一起,觉得2人剽悍气息很像,就在重写剧本时,将马志翔的形象带入,但那时也没真的想拍成电影。」

杨智麟一边修剧本、一边从事影像工作,并因与监制陈鸿元合作开发《听见歌 再唱》,拍片案逐步落实。2017年夏天,原声教育协会同意授权改编为电影,杨智麟也在讨论过程中发现,「大家对故事里不懂五线谱的体育老师带领合唱团这件事最感兴趣,让我决定更改剧本重心。」将原先以平地老师来到山上的观点,改成以马志翔饰演的原住民老师为主轴。

从纪录片到电影剧本,杨智麟分析遇到的状况,「我写这个剧本最大的优势,在于自己担任原声教育协会志工十几年,田野调查做得很仔细,素材很多、可随时替换。」最困难的则是虚实之间的尺度调整,如何让故事好看又不失真,且能感动观众。后来他也借重剧本老师将原有一百多场、五万多字的剧本,删除冗赘的场次与台词,梳理出更明快的节奏。

由于男主角可说是为马志翔量身打造,戏里戏外他都是灵魂人物。杨智麟表示,「虽然有剧本,但话从马志翔的嘴说出、戏也从他身上散发,加上他在导演、表演上的经验丰富,所以会在彼此讨论后适度修改。有些剧本难以表现之处,经他亲身诠释,味道就出来了。」

女主角Ella是透过另一监制张凤美联系,剧本寄出24小时内就有回音。杨智麟透露,双方一见面,Ella就说,好喜欢这个剧本。她唯一的条件就是拍哭戏后,第二天必须休假,因为眼睛会肿,然后就开始讲合作细节。

至于片中合唱团二十多位儿童演员,则就近在拍摄地高雄市桃源区附近的部落找。「我们曾考虑找真的合唱团,但因故事时间横跨一个学期,太会唱反而做不出从不会到会的层次。」杨智麟也请合唱指导不要教小朋友美声,让他们维持纯朴的唱法,在7天内学会唱4首歌,片中歌声进步后的部分再使用配唱。

面对这批素人小演员,杨智麟在剧本阶段就让他们的台词尽量简单,不必硬背也能自然说出。拍片现场马志翔与Ella有如戏中的老师,带领小演员们本色演出。演而优则导的马志翔,累积不少与素人演员工作的经验,这次也在《听见歌 再唱》发挥。「演员身分,让我知道演戏的不安全感来自哪里,也可以很容易转换成演员的角度引导其他演员。」

马志翔表示,拍片现场大家会互相沟通,虽然有时想法不同,但会以导演为主,他也会在不打扰导演创作前提下,提供拍摄顺序、场面调度意见。杨智麟称赞马志翔除了教他排戏的重要,表演时也能在镜头前做出3、4种不同程度的情绪,到剪接时可有更多选择、调配。

不过马志翔坦言,全片他最怕的就是弹钢琴的戏。虽然只要学一段30秒的贝多芬钢琴曲,但难度很高,开拍前他学了1个月,上山拍摄还带著电子钢琴不停练。他笑说,那场弹琴戏在中前段,拍完那场,就觉得杀青了,后面超轻松。

回顾整部电影的拍摄,杨智麟直说自己非常幸运,尽管拍片期间经历连续19天下雨、山区土石流、天气阴晴不稳,「但我从不觉得困难,因为有一群优秀的团队。」当时他唯一担忧的是资金调度。

该片摄制费约4千多万元,虽有辅导金1,380万元、也有高雄市府的「高雄人」投资,但杨智麟说,这些公部门补助都有固定的请款程序,但电影开拍就在烧钱,「我有资金、但没现金,一度为了筹现金考虑延拍1年,幸好有强大的天使投资者支持,在3天之内筹出700万元,解决问题。」

12年来随著《听见歌 再唱》从无到有、经历风风雨雨,杨智麟很能同理故事中每个寻找自信心的角色。「我很适合拍这部电影,因为我很没有自信心,所以知道这有多重要。」

更多镜周刊报导热心银行家银幕客串牛奶工 一句台词「代价」200万马志翔童子尿淋全身 导演为剧组福利猛加裸戏Saya台词超有哏 「不知道我跟阿妹是亲戚吗?」

分享到